博客首页  |  [culturetheory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政治经济
culturetheory  >  寻找一片净土
2011.4.27,大陆大学教授投书:因言获罪 逃至澳洲(2)

67770

 同时,我再将这些评论上升到理论,撰写了《论文化及其最基本的特征》放到博客(blog.sina.com.cn/wenhuawuji)上,文章一开始就指出,中国现状的根本问题在于法制。

受到的政治迫害: 开始时,我的评论带来了许多朋友的敬佩,有位博士直接称赞我:你就是我们民意的代表。从而,我又成为一个神奇的传说。

当然,由于曾经在精神病院关过,我比谁都清楚,这些评论将极有可能让我再一次陷入麻烦之中。但从国家与民族的利益出发,我希望我的呐喊能让善良的人听到和明白。

果然,这些政治评论再次引起政府更大的恐慌和仇视。于2008年底,即在逮捕刘晓波差不多的时间,政府又运用极大的资源,恢复了对我的盯梢、恐吓等。比如吓坏了的前妻为了能顺利地拿到博士学位和找到工作,参与对我监视和无故的训斥。20095月到6月底,在广州,无论我在哪儿停自行车,我的车都会重新涂上一层黑色的、难以清洗的机油。于是我的衣服上到处是机油。

2008年底时,我已经查出来身体状况有问题,需要住院治疗,但担心再一次被关进精神病院,由于上次我的肝被药物毒害,怕再一次受精神药物或更恐怖的电击,直接伤害我的大脑,所以决定想法调回杭州再治疗。

20096月,我不得不与喜怒无常的前妻离婚,调回了杭州。

在杭州,我并不敢公开发表政治评论。然而无论我在何地,无论何时,当地便衣公安的监视与恐吓都跟随的我。

1. 20097月底,在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有个教授对我表露些同情,只说了一句话,结果第二天脸被吓著有些发白,连说话都有些发抖。

2. 20107月,我到宁波东极岛旅游,刚到岛上时居民包括房东对我很友好,第二天许多居民忽然不再友善,而房东忽然吓著不敢与我多说话。

3. 2010105日,我第二次到安徽与一位新交的女朋友胡亚文小姐会面,当时我们相互爱着对方。但在受到恐吓之后,她和她的姐姐忽然带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我,不愿再与我联系。

4. 有时,我很生气地多次地问他们,你们当跟踪狗多少钱一个月,结果他们大多支支吾吾,但跟踪还是继续。

为了验证公安确实是利用手机在跟踪我,我先把电池从手机上取出来,或干脆把手机、电池、手机卡分离,跟踪就无效(不过这一招不敢多用,以免引起公安更大的注意)

中国各地的政府明显联合起来,对我进行政治迫害。所以,如此种种,我的许多朋友与同学都不敢与我联系,而我也不得不尽量与朋友少联系。

即便是我生病住院期间,政府的监控也从来没有减少。

无耻的腐败政府,在达到将我彻底打击、彻底孤立的同时,也在于警告其他大学教师。

201011月,我偶然知道,原来,2008年有许多不满政府腐败的民主人士被政府关进监狱,或向海外出逃申请政治避难。比如,刘晓波副教授和郭泉副教授都要服刑10年左右。所以,我就趁中共对我放松的机会,逃到澳洲政治避难。

四、后纪

我借大纪元平台,申诉这一些,并不是为了个人的泄愤,绝不是。我不恨曾经跟踪过我的人,骚扰过我的人。对于他们来说,这也是上面指派下来的任务。而且,我在任何时候,我都能或多或少的感受到许多朋友无声的同情或支持,虽然他们常常帮不了我多少。

只是想到近来发生的中国茉莉花事件,即便是中国公民散步,或者是艺术行为,中共仍然对大批的学生、维权人士进行跟踪、恐吓。想起我在澳洲的自由,深为中国大陆的同胞感到忧伤和悲痛。

我在大陆有两套房产,我是大学教授,我前妻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博士。无论在科研还是教学,我都还过的去。我只要闭上嘴巴,不管政治,在生活上的确是相当不错的。而我的呐喊,如同其他众多的学者,完全来自内心良心的呼唤。

如果再来一次,当我想到,毒食品、环境污染、稀土资源、豆腐渣工程等,每一项都是涉及到几万亿美元,当我看到许多有识知识私底下着急,当想到民族的利益,当想到民族后代的生存,我还是会出来呐喊,虽然我比谁都清楚我可能会遇到什么。

尤其是,就我个人的经历,我在孩童时代生活比较艰苦,当我看到无穷多无辜的婴幼儿受到伤害,我也忍不住会喊几声。

所以,无论我受政治迫害的结局最后是什么,我都无怨无悔。

至于那些共产党官僚权贵,他们也是中国人,只是由于中国的政治体制不好,他们才走向犯罪的道路,他们是暂时迷失的羔羊。一旦中国有了如澳洲一样好的政治体制,他们也会改邪归正,他们最后也会变成好人。我深切地期盼他们能够顺应历史潮流:权贵应尽早向人民寻求社会和解。

我在2008年曾预测,如果中国的政治形势再如此继续,中国在10年内必然会发生颜色革命。

现在的社会,是普世价值的社会。试想一下,前苏联垮台了,东欧发生了巨变,中亚和东南亚先后发生了颜色革命,连顽固保守的阿拉伯国家也发生了茉莉花革命。如今就剩下一个中国和北朝鲜两个难兄难弟,就这一孤岛,能撑多长时间?

为了国家、民族的生存,自由、民主和法治,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,这不是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也不是一个超级党派可以控制的。中国政府应该顺应历史潮流,而不应再顽固的保守。

至于中国的人民,如果再不努力争取自由、民主和法治,或许,北朝鲜就是一个榜样。到时同胞们将再过一段更深更沉痛的灾难后,最终会推翻中共政权,只是这个代价和时间就不知有多大了。

 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