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  |  [culturetheory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政治经济
culturetheory  >  我是传奇
2011.4.27,大陆大学教授投书:因言获罪 逃至澳洲(1)

67769

 

大陆大学教授投书:因言获罪 逃至澳洲

王衡庚

本文发表于大纪元,新闻头条:2011.4.27

http://www.epochtimes.com/gb/11/4/27/n3240788.htm

大陆大学教授投书:因言获罪 逃至澳洲

王衡庚

【大纪元20110427日讯】

一、 个人简介:

我叫王衡庚,男,原名王五庆, 197112月生于浙江省东阳市(金华地区)。因才华横溢的数学家华罗庚和多才多艺的科学家张衡是我的偶像,在高中读三年级时,遂改名为王衡庚。

1989年考入杭州大学数学系(现已合并到浙江大学),1993年在杭州大学数学系功读研究生,1995年硕博连读,19986月在杭州大学数学博士毕业。

19987月到广州华南师范大学数学系工作。
2009
7月,调回杭州浙江财经学院数学与统计学院工作。
从初中到大学,我一直参加市、省、全国大学生数学竞赛。
在杭州读书期间,酷爱数学、诗歌、散文、哲学、历史等多门学科。

在科研方面,曾主持申请到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,申请金额共为17万元。发表的数学论文15篇左右,被SCI收入7篇,其中有一篇还发表在国际极有影响力的《Comm. Math. Phys.》。

在教学方面,于华南师范大学当数学建模竞赛的教练期间,共获得中国和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一、二等奖共11项。其中,于2005年获得全国一等奖4队,并列全国高校第五。

因教学工作出色,于2005年获得广东省教学成果奖一等奖1项。

二、2005年下半年,我发表的政治言论与文化论及后来受到的政治迫害:

2005年起,我在课堂或其它公开场合,发表一些时事政治言论,比如:

1.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群众恰是最可愚昧的。

2. 大面积的污染或腐败是不太可能发生的,除非是愚昧的政府和无知的群众天衣无缝的配合。

3. 其实对大部分的贪官,群众还是知道的,但贪的依然如故,这是因为:第一,他是老大;第二,有人护着他;第三,谁告他他就给谁穿小鞋

4. 中国的教育就是典型的中国制造,投入低,产量大,效益差。

同年,我将这些言论进行整理,写成了一篇文章《论文化的特征及在中国反腐中的应用》。

在文章中,我批评了广东兴宁发生的煤矿矿难(共123人死亡)、广东的走私。还对中国未来的腐败问题、尤其是食品安全问题深感忧虑。同时在QQ交流时提到:于2001911后,我曾明确预测到美国将出兵阿富汗。结果我的言论,在各大学之间,以QQ形式广为流传。引来许多同事、同学、学生的敬佩。

政治迫害过程: 但这些引起政府极大的恐慌。华南师范大学有关领导以升官、工作等利诱,利用公安机关,对我进行盯梢、恐吓、监听电话,收集我的一切信息,比如说面部表情轻微的变化。同时对我的家人也进行了恐吓。

1. 在中国大陆,实行一票否决制。广东矿难对当时的省委书记张德江,可不是一件好事情。因此学校众多的领导,首先参与对我进行监视,然后一些教师和学生干部,也参与其中。

2. 200512月到20064月,住在我楼上的周教授,每天不停的磨地板,发出很大的噪音。而我的交涉无效。

3. 200512月,常有人推著载有病人的残疾车,她会先盯着残疾病人,再恶狠狠著盯着我,意在警告我。

4. 我在家中读一本《法国童话》,结果不久后,我马上收到一个手机信息,大意是,好郁闷,只好读童话编织生活了。对我监控细致,以至于斯。

5. 2005底,我前妻在香港中文大学读博士的期末考试时,发生了该校研究生试卷第一次被改错,差点要被退学。

6. 20075月中旬,我决定到印度留学,当手续做到一半时,于2007613日,在便衣公安的胁迫和操纵下,我被抢行关进广州市精神病院3个月。我刚在精神病院的前三天,担心药物的毒性,不想吃药,就把药物放在舌底下。但干这一行的医生和护士总是在盯着我,我担心吃注射和吃电击,所以只好乖乖地吃药。因我在精神病院极乖,获得医生的信任,住了两个月准予院。因精神药物的毒性,2008年体检时,我发现肝出现血囊。

注记: 2007年下半年,即在奥运会前夕,中国抓捕了一大批维权人士。

三、2008年下半年,发表的政治评论、文化论及受到的政治迫害:

刚从精神病出院后,当时,华南师范大学的人对我比较客气。

然而,2008年先后发生了一系列天灾与人祸:南方冰灾、四川5.12大地震、全国性的毒奶粉事件等。冰灾引起许多地方断电,地震引起房屋倒塌,但三分天灾,七分人祸,许多是由于骇人的建筑偷工减料引起的。温总理曾许诺对倒塌的房屋进行检查,并对相关人员绳之以法,结果是一句空话。

而毒奶粉事件却是完全人为的!

我好为民族的未来焦急: 社会不能再这样下去。于是,同年10月到12月,我在课堂、在校车又发表众多政治评论:比如南方冰灾、世界金融危机、毒奶事件、房价问题。尤其是毒奶事件与房价问题。

1 我先分析奶粉业在近几年的状况,比如2004年的安徽大头奶粉,2007年美国的宠物饲料、各奶粉业和CCTV的可怕的不认罪态度后,对毒奶粉的评价如下:

(1) 公司在加三聚氰胺后每袋利润只不过再多赚几元。

(2) 政府控制新闻工具和专家欺骗人民。另一方面,极大多数的大学教师和医生,在公开场合保持可怕的沉默。

(3) 中国的法律如同虚设;政府权力极强,民间力量极弱。

2 我对房价问题的评论如下:

(1) 房价本质上是由其固有价值决定的,比如房子的造价等,但以下每一件都会使房价上涨:(a) 房地产与政府官员相勾结,(b) 官员利用权力,控制新闻;(c)政策导向与垄断,(d)官员的腐败,即底价买进,想法高价买出,(e)房地产老总大多有极深背景。

(2) 全国的房地产,或许会是90年代广州汕头房地产的翻版---曾经辉煌的汕头沦落为二流城市。

3、在200812月,我在与同学QQ交流时提到,再这样下去,不出10年,中国必会发生颜色革命。这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是人类为了生存而必然会发生的。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