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  |  [culturetheory]首页 

culturetheory
博客分类  >  政治经济
culturetheory  >  各学科的应用
2015.02.22, 受害者们应该、如何寻求国际社会支持(1)

67691

 受害者们应该、如何寻求国际社会支持

摘要:从2008年毒奶粉事件、河南艾滋病等案例出发,说明大陆受害者在寻求社会支持时,通常受迫害、被谴责。本文从社会学、心理学、法学、《世界人权宣言》和国际人权理事会、冷战后的国际秩序、国际(非)政府组织的原则与章程等出发,指出:不论国界,每个受害者寻求国际社会的媒体合作、道义声援等(国际)社会支持,以实现救济,是人类不移的权利。最后指出,面对环境污染、坏政治系统对大陆人民的“无差别打压”,海内外华人(包括港、台、海外民运、海外留学生),应该像心理学家津巴多所说的,“平凡人行英雄之事”,为大陆的受害者寻求国际社会支持,发出正义之声的最强音,以改变坏系统。

  

一、两个案例(受害的国人们)... 1

案例1.1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[1] 1

二、寻求社会支持,受到迫害... 2

三、为什么要寻求国际社会支持... 2

四、寻求国际社会支持,迫害会加剧吗?... 3

五、如何寻求国际非政府组织(INGO)的社会支持?... 4

六、未来的展望... 4

参考文献:... 5

 

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;因为你与我同在,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………………….圣经,诗篇:23:4

 

一、两个案例(受害的国人们)

案例1.1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[1]

官方承认,受三聚氰胺奶粉影响的儿童有3000万、受害婴幼儿近20万急送到医院治疗、死亡案例6个。

其实,早在200711月,浙江泰顺县一位父亲就揭露了三鹿奶粉的质量问题,与三鹿集团和县工商局交涉,后被和谐。

20083月、5月,又有人控诉三鹿奶业,到7月,三鹿奶业回应,自称送检产品都是合格的。

6月到8月,在医院、国家质检总局,收到更多的婴幼儿患肾结石等信息。三鹿公关公司与百度公司等合作,屏蔽有关新闻、信息。

88日至24日,是北京奥运会!!!

8月份某日,新西兰恒天然公司是三鹿集团的最大海外股东,得知后与中资方交涉未果。1个月后,无奈的恒天然向新西兰总理报告。

95日,新西兰政府直接向中央政府报告。

913日,中国国务院才正式启动国家安全事故。

914日,中国有关部门给律师们开会,重点强调“服从大局,保持稳定”,否则将不是“简简单单丢饭碗问题”。

919日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、世界卫生组织等严厉谴责中国没作好食品卫生的管控,还刻意隐匿消息、未在第一时间向国际社会通报。

毒奶粉案曝光后,公盟迅速组织了全国上百律师,组成志愿律师团,为受害消费者提供法律指导和服务。但因政府打压,并未引发大规模的法律索赔诉讼。

2011526日,“结石宝宝之家”发起人赵连海,遭安全部门扣押,后被判“寻衅滋事”2.5

案例1.2:河南百万艾滋病患者[12]

比如,90年代,河南政府推行“血浆经济”,连“不卖血就是不爱国”的口号,在县电视台作为广告播出。在坏系统之下,管理的混乱、无效的监督、打压受害者等是常见的,农民因卖血受到血污染而得艾滋病,至少有100万人、数万人死亡。但中共官方拒绝承认,认为得病的主因是不洁性行为等。变相给受害者帖上如“卖淫”“吸毒”等标签,有许多受害者甚至不敢面对艾滋病,没有(及时)检查、治疗而死亡,留下无穷的艾滋病孤儿。

 

许多恶性案件发生后,无论问题有多大,在大陆根本无法(及时)解决。

假如,毒奶粉没有在国际暴光,那3000万婴幼儿,天知道还要再吃多少个月的毒奶粉?国际暴光挽救了3000万婴幼儿的健康等。

假如,在200711月或12月,国人能及时向国际(非)政府组织寻求社会支持,或许3000万婴幼儿,就能提早910个月,及时停吃毒奶粉、检查或就医。

系统性地了解2008年毒奶粉事件,让任何一个人,可以迅速地了解中国的生存环境:一个恶系统,带来管理的混乱,会给(国际)社会带来多大的危害!

婴幼儿奶粉,做为一个国家的道德、法律的底线,尚且如此,其它行业只能更糟,如食品业、建筑业、化工企业、金融业等。

二、寻求社会支持,受到迫害

受害者在寻求社会支持时,很可能会遇到如下的一些共同问题:

(1)   刚开始时,似乎受害者面对的,是不太多的几个侵害者

(2)   于是,受害者不断地想法寻求寻求社会支持,如新闻、律师或上访等;

(3)   不久,受害者发现打压会不断加码:参与打压的人或部门不断增多,如原单位系统、警察系统、劳教系统、国保系统、政法委系统、医院系统(如被精神病)、上访系统等。

(4)   失望后冷漠、或继续抗争:这是受害者通常的状况。

面对一个庞大的独裁体系,受害者们的生活会有转机、会有希望吗?

历史学、社会心理学似乎已清楚地表明,任何单独个人,在强大的、系统性的组织面前,都是无能为力的,也根本无法改变社会的现状(或社会文明)[2][4]

尤其当犯罪的是合法政府(参与)的时候,受害人根本无处可以哭诉(柏杨)[3]。无数的受害者和旁观者很绝望或失望,他们意志瘫痪、死气沉沉的冷漠

从社会心理学角度来说,一方面,人类就像被关入笼内、无法逃避被电击实验的狗,会习得一种无助感[4](即习得性无助,心理学术语),之后这些狗就算处在其他可以逃避电击惩罚的时候,也只会被动地畏缩。无助的狗和抑郁的人一样,都是被动顺从、绝望沮丧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