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  |  [culturetheory]首页 

culturetheory
博客分类  >  政治经济
culturetheory  >  各学科的应用
2013.5.16.对话合作、还是彻底清算

67668

 是对话合作、还是彻底暴力清算?

独裁暴政一日不亡,各种强拆、水污染、土污染、食品污染、经济畸形发展等,与日俱增,国人一天也不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

好在,中共作为当今世上最后的一个大独裁,呆不了多长时间,这一点,中共自己比我们还清楚,比我们还恐惧。要不然,他们也就不会疯狂地移民,两会代表三分之二有双重国籍,他们随时开溜。

当前反对中共独裁的观点之中,大约有三:

(1)    温和的观点:以秦永敏先生为代表,《开展政治对话,确保和平转型》。认为只有人权、博爱、理性、文明、妥协才能带来民主,专制者不怕你激进,暴力是专制者的强项。心中充满仇恨的人是不可能建设民主制度的。当然,如果当局逼反全民、导致覆舟局面则又当别论,但目前还不到这种局面。因此,我们只有继续稳定的推进对话、做强自己、寻求历史性妥协,才是此时的最佳选择。

(2)    激进的观点:以暴力抗争,主张暴力起义,武力推翻中共独裁,每个中共必须被清算。这部分人认为仇杀会带来民主转型。

(3)    两派观点的折衷。

哪个观点更好?

确切地说:如何以最小的代价,赢得最大的效果,尽快实现中国的自由、民主和宪政。

注:这里谈的是总战略目标,不特指某个具体村镇或具体个人,是选择暴力抗暴还是选择非暴力抗暴的问题。

一、从5XXX上来说

1.      从社会学上来说,除了社会斗争,还有社会合作和社会互动。

(1)         中共是以强调阶级斗争(如打压法轮功学员、打压上访者),树立敌对势力。即便没有敌对的,也要想办法树立成敌对(如丑化、敌对美国、日本等)。

(2)         社会互动,就象开展政治对话等,….

2.      从政治学来说,“政治”解决与军事解决相对。解决独裁问题的过程,是冲突与互动的过程,通过妥协、调解和谈判,具体是如何落实自由、民主和宪政的过程。选择调停而不是暴力、强制权力来达到这一目标。

3.      从心理学来说,如果主流观点有同样的想法,会带来自我预言的证实,双方各自强化了自己的观点。比如选择强暴力,对于受害者,会更加愤怒,发誓要以暴力加倍报复;对于独裁者,咬定自己就是独裁,要的就是血腥的镇压。如此,加剧社会的紧张。

4.      从圣经上来说,上帝关闭一扇门,总会打开另一扇窗。人生而有罪,回归正义的,可以洗罪,这就是基督说的“出死入生”。这样,可以减缓社会的紧张。

5.      从兵法上来说,围阻不死,围而困之,留一缺口,否则困兽之斗,也不好玩。

(1)   迫使一部分敌人先投降。在人民声势浩大的声讨、劝导等包围之下,许多五毛、公务员、官僚、国保等,会自动远离中共独裁,有良心的还会参加公民不合作,使中共独裁失去希望,达到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。

(2)   使独裁内部发生内斗。对围困之下,争取有良心的、离心的、悔改的中共党员,分化瓦解共产组织,让其发生内斗,人民也可坐收“渔翁之利”。

(3)   减少伤亡和破坏。被围困之敌,最初求生欲强,战斗力也强,但被围困久了,屡遭挫败,共产组织士气低落,身心疲惫,战斗力会大大削弱。如果采取以“仇杀”、清算每一个中共,共产组织反而更加团结,斗志弥坚,要解体中共,难免要付出好大代价。

 

二、从正义论的角度分析

从正义论来说,有些惩罚是要的,有些赦免也是必需的。在正义论中,有个标准:

(1) 每人都有同等的权利,去追求基本的自由(基本自由);

(2) 对处于最不利地位的人提供最大限度的基本保障(基本权利)。

在革命胜利前,政治犯、良心犯、上访者等,是弱势群体;

当革命胜利后,犯罪的中共,就转而处于不利的地位。

对于最不利地位的人,我们都需要给他们提供最大限度的基本保障(基本权利),也就是人权。虽然独裁者曾经没有给我们人权,但在革命胜利后,我们还是要给前独裁者人权。

从正义论来说,我们追求正义转型,也追求真相和正义,具体如下:

革命成功前:

(1)    释放政治犯和良心犯,并给予国家赔偿(或救助);

革命成功后:

(2)    建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、人权博物馆,以免历史再重演;

(3)    因服从政治指令而严重侵犯人权,但已向真相委员会讲出真相的犯罪者,实施大赦;

由于这种正义转型,在全世界上都是站的住脚的,这也有利于:

(4)    与其他各国政府合作,追回流向海外的万亿美元非法资金,用于救助受害者、治理各种环境污染等。

毕竟,这些万亿美元是如何赚来的?是从3000多万婴幼儿喝的毒奶粉,是从汶川大地震中6000多中小学生的亡灵,。所以一定要追讨回来,在心灵上也给受害者们一丝安慰。各国政府也能理解。

三、从博弈论的角度分析

从博弈论来说,人民选择强暴力、共产组织也选择强暴力,是最强悍的策略,最有可能两败俱伤。

1.      什么是博弈论?就像打牌:我如果出这一张牌,设想一下对家最可能会出什么牌。

2.      如何想像独裁会出哪一张牌?在社会心理学,有一个方法,叫移情,即把自己置于他人的位置,并以他人的方式体验事件和情绪。比如说,如果我是中共独裁,我以前干了那么多的坏事,此时,我会如何出牌。

3.      博弈论,是要分析人民和独裁政府两者的目标和行动方案,及其两者的互动关系,并追求人民自身最大利益的行动,以选择最有效的策略。

4.      简化假设:

(1)   人民的最理想目标,是下一秒钟就实现自由、民主和宪政;其行动方案有强暴力和绝对非暴力;

(2)   独裁政府的最理想目标,是千秋万代的实行独裁;其行动方案有强暴力和绝对非暴力;

(3)   人民与独裁政府的策略局(人民方案,独裁方案)具体如下:

A:(人民非暴力,政府非暴力),这种策略如:开展政治对话(或不开展)、非暴力革命、公民不服从等。如南非的真相换和平是政治对话,东欧巨变是非暴力革命,秦永敏提出政治对话;

B:(人民非暴力,政府暴力),这是镇压,如198964事件;

C:(人民暴力,政府非暴力),某个小村镇倒也很多,但作为大战略目标,历史上可有这样的先例?我也不知道。

D:(人民暴力,政府暴力),这是激烈内战或起义,如西班牙内战、现在的叙利亚内战。

(4)       策略局收益:选择4个策略局ABCD,人民与独裁政府各自将会得到多少收益或损失,即赢得或代价。

(5)       可利用的资源:双方在选择方案时,必须要考虑到各自可利用的资源,如资金、人力、媒体、追随者、政治组织力。

(6)       人民选择暴力:则要求人民必须有武器被武装、或者有投诚的军队;

人民选择非暴力:有没有武器装备,都可进行;

政府选择暴力:政府有军队、警察,随时可以进行;

政府选择非暴力:随时可以。

5.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策略分析:

(5.1) 如果是选A(人民非暴力,政府非暴力)

(5.1.1) 如果要开展政治对话:双方必须有互动(秦永敏致习进平的公开信)、有诚意(或被迫)、有实力(即支持者、海内外舆论、媒体的支持),有政治组织平台,……

想一想,如果双方愿意开展政治对话,双方将各自获得什么、损失什么?

(5.1.2) 如果人民要非暴力革命:必须有非暴力革命的平台,如广场的街头运动,则必须有大量在街头的人民、吸引大批的支持者(如普通民众、普通公务员、普通官僚

想一想,如果有非暴力革命,双方将各自获得什么、损失什么?各自应采取什么手段?

(5.2) 如果是选B(人民非暴力,政府暴力),这是镇压,如198964事件;

政府的赢得:或许短期内可以继续保有独裁;

政府的代价:象64事件后,西方各国一致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,同时在外交上,不排除和中共彻底决裂(当时联合国的席位,差一点就还给了中华民国(台湾))。直到现在,西方还与中国中止军事合作和禁运武器。此外,64事件直接导致东欧巨变,中共做贼心虚,到现在还不敢公开谈64事件。

或许军队不愿再充当毒杀工具,忽然投诚,或下级军官变节。

(5.3) 如果选C(人民暴力,政府非暴力),你说这有可能吗?

(5.4) 如果选D(人民暴力,政府暴力),这是内战。人民暴力反暴,当然要有武器装备,

当然,以上博弈的简化假设,实在太过简单了。现实生活中,并没有绝对强暴力、绝对非暴力,而应该是两者之间适当的折衷点。此外,相互的博弈还涉及到大量的因素,比如经济运行、环境污染、国际环境等。

最后,互动的博弈之后,还继续要互动博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516,王衡庚于墨尔本

In May, 2013, Mr. Yongmin Qin gave the reviews of the article as below:

  This is typical of the natural scientific analysis techniques. The article is not very literary talent, but you list extremely possibility for analysis.

20135月,秦永敏先生对该文的评语如下: 这是典型的自然科学分析手法文章不是很有采,却极尽可能,进行分析。

 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